【古韵今弹】罗成托梦把家还(东北大鼓书)_bet36365网址bet36365首页网 - bet36365官方网址
bet36365网址bet36365首页网-原创小说-优秀bet36365首页
当前位置:bet36365网址bet36365首页网首页 >> 古韵今弹 >> 短篇 >> 影视戏曲 >> 【古韵今弹】罗成托梦把家还(东北大鼓书)

编辑推荐 【古韵今弹】罗成托梦把家还(东北大鼓书)


作者:葬心 秀才,2133.1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02发表时间:2019-03-12 08:26:40

鼓打半夜三更天,
   阴朝地府开开鬼门关.
   放出屈死鬼魂白虎将,
   遣命他托梦把家还.
   有阎王爷开言就把白虎将叫,
   口尊声罗成要你听言:
   只因你周西坡被害死的苦.
   才命你托梦把家还。
   望你速去速归早早回转,
   千万不能超过四更天!
   小罗成领了阎王命,
   只见他一心托梦把家还。
   小罗成坐跨一匹倒头马,
   逢山越岭走的欢.
   恨不能一步走进家门内,
   前和娇妻儿子得团圆。
   小罗成正然往前走,
   猛瞧见夜游神上前把他拦。
   夜游神手举兵刃拦住路,
   大骂声鬼魂你听言:
   哪里来的野鬼停住步,
   再走一步叫你魂飞天。
   小罗成闻听此言甩蹬下马,
   只见他双膝跪在地平川.
   未从开言眼流泪,
   口尊声上神你听言:
   只因我罗成周西坡被害死的苦,
   地府阎王才命我托梦把家还。
   上神你看我罗成被害死的苦,
   求上神高抬贵手别把我拦。
   夜游神闻听罗成说一遍,
   口尊声屈死鬼魂你听言,
   既然你俸了阎王命,
   我二人就放你托梦快把家还!
   小罗成叩头谢恩身形站起,
   牵着马的丝缰往前走的欢。
   不多时来至在大门外,
   猛瞧见门神上前把他拦,
   二门神手举兵刃拦住路,
   大骂声鬼魂你听言:
   哪里来的野鬼远远快走,
   再往前进一步给你一鞭!
   小罗成闻言双膝又跪在地,
   叫声门神老爷你听言:
   我乃是唐王驾下一员将,
   那次周西坡争战我挂先峰官.
   没成想我中了奸人的记,
   人马陷进淤泥河我被乱箭穿。
   今日我鬼魂俸了阎王命,
   他命我托梦才把家还。
   二门神你看我罗成被害死的苦,
   望你放我进家园。
   你老人家要是不相信,
   这有我的魂牌你老仔细观.
   二门神接过魂牌看一遍,
   才知道白虎星被害死的怨。
   二门神开言就把鬼魂尊,
   口尊声屈死鬼魂你听言,
   既然你俸了地府阎王命,
   我二人就放你托梦快回家园。
   小罗成磕头谢恩身形站起,
   迈步就奔上宅间。
   迈步他就把上宅进,
   又瞧见灶王老爷把他拦。
   灶王老爷手举兵刃拦住路,
   大骂声鬼魂你听言
   哪里来的野鬼把民宅来进,
   再往前近一步给你眼睛弯。
   小罗成闻听双膝又跪在地,
   叫声灶王老爷听我言:
   你老不知其中事,
   我本是此宅主人罗成鬼魂把家还!
   灶王老爷你老要是不相信,
   这有我的魂牌你老仔细观!
   灶王老爷接过魂牌看一遍,
   口尊声主人你听言:
   现在眼看鼓打半夜要交三更谷,
   你妻和你娇儿正在安眠。
   望你别到床前和她们讲话,
   离她们三尺把话谈!
   罗成叩头谢恩忙站起,
   迈步走进里宅间。
   罗成一见贤妻娇子面,
   好似乱箭身上穿。
   他直扑床前扑一把,
   口喊贤妻你听言:
   我本是你夫罗成回家转。
   再表表梦中睡觉这位女婵娟,
   庄秀英梦乡仔细看,
   瞧见一个人站在床前。
   看了看他上下白袍都被血染,
   身上穿的乱箭都数不全。
   庄氏女开言就把丈夫叫,
   为什么这般光景才回家转,
   快把所发生之事对奴我言。
   小罗成未从开言眼流泪,
   贤妻你不知听我言:
   那日丈夫我挂了先封印,
   带领人马出长安,
   只因周西坡反了霸贼刘黑踏,
   他把战书战表打进长安。
   主家封三王元吉挂帅印,
   遣封丈夫我做先封官。
   将兵发到周西坡下,
   遣在周西坡扎下营盘。
   那三王元吉命我去出马,
   交战就在周西坡前.
   丈夫我带领先峰三万人马,
   奋勇杀敌两军前。
   大战疆场一天整,
   累得我人困马乏难动弹.带兵我回老营去求救,
   谁料想那三王元吉他不动弹.
   那三王和苏定方定下记,
   命我不抓住反贼不许把营还。
   我万般出在无记奈,
   只好带兵复战两军前。
   大战疆场三天三夜,
   可怜我那些兵将死的可怜。
   丈夫我拼命就在营场立,
   一杆银枪挑敌番.
   血染征袍还不算,
   只杀得血流成河尸横山。
   只杀得敌人心惊颤,
   倒退四十里才扎营盘。
   丈夫我取胜心急把敌兵撵,
   谁料想中了贼人他的巧机关.
   那贼人在淤泥河设下了计,
   淤泥河就用沙土来填。
   丈夫我催马赶进淤泥河内,
   哪料想淤泥陷住了我的马雕鞍.
   就听四面八方锣鼓响,
   万箭齐发要把我穿.
   虽然丈夫我会看箭的法,
   怎奈时间长了难过此关.
   累得我浑身无有力,
   想要搏打雕菱难上难.
   心想事以至此知不好,
   就知此处我命难保全.
   心中一打哏不要紧,
   一支雕菱箭就把我穿。
   谁成想头箭中身二箭就到,
   随后数十只雕菱箭就把我穿。
   丈夫我浑身疼痛闭上二目,
   阴魂阴朝地府走一番。
   今日地府我领了阎王爷的旨,
   他命我托梦这才把家还!
   庄氏女闻听丈夫讲一遍,
   痛眼流泪丈夫你死的冤!
   实指望夫妻恩恩爱爱过百载,
   居家老少得团圆.
   盼丈夫你得胜早日回家转,
   合家欢乐常笑谈。
   哪成想你人去不复返,
   中奸人暗算命赴黄泉.
   丈夫你死不要紧,
   扔下我们孤儿寡母实在可怜.
   丈夫你撒手黄泉去,
   扔下奴家有事和谁去谈?
   庄氏女梦里痛眼流泪,
   泪珠滚滚撒床前.
   这罗成叫贤妻莫悲莫叹,
   哪怕你今日里哭倒泰山.
   你就是哭干黄河之水,
   想叫丈夫我活命难上难!
   贤妻你能把我守你把我守,
   不能守你带着孩子另找家园!
   庄秀英眼流泪她把丈夫叫,
   尊声丈夫你听奴言:
   想这几年你我夫妻恩恩爱爱,
   是怎么你死就变心田?
   常言道好马不把双鞍备,
   烈女怎能再嫁二夫男!
   我情愿领孩子守你一世,
   侍扶娇儿继承英贤。
   这罗成眼流泪又把贤妻叫,
   贤妻你要有恋我的意,
   想章程替我去报愁冤!
   贤妻你当真替我能把仇报,
   丈夫我死在阴朝鬼魂也能放心宽!
   望贤妻你好好来把娇儿拉养,
   叫他好好读书聪慧意观.
   念书念到龙虎日,
   千万别让孩子去从官!
   丈夫我身为王位把皇帝保,
   实指望祖祖辈辈高官厚禄,
   哪成想我中了奸人归了阴间。
   庄氏女叫丈夫把心放,
   我一定不让孩子去做官!
   看起来当官没有为民好:
   常言古语说的是正言,
   常言说树大着风风闪树,
   人要出名四季都不安!
   正有罗成夫妻流泪眼对着流泪眼,
   实心话儿都说不完。
   小罗成眼见天交五谷天要亮,
   可叫罗成为了难,
   有心再和贤妻再说几句,
   我鬼魂想回地府难上难。
   这罗成又把贤妻叫:
   来时我奉了阎王命,
   叫我必须赶回四更天。
   现在眼看天交五谷天要亮,
   我得马上转回还!
   小罗成说说罢往外就走,
   庄氏女梦乡里哭的更可怜。
   口喊丈夫你等一等,
   为奴给你换换衣衫!
   她直扑罗成一把没抓住,
   想要抓住罗成难上难!
   眼见罗成鬼魂回了地府,
   回文再把庄氏女言一言:
   她直扑罗成一把没抓住,
   忽悠转回梦阳间。
   坐在床上仔细看,
   不见丈夫罗成在哪般。
   莫不是我夫两军真就出了事?
   是怎么梦中话儿字字记得全!
   眼望娇儿双眼落泪,
   暗叫声孩子你可知言?
   莫非你爹爹两军真就出了事?
   莫不是真就死在淤泥河被那乱箭穿?
   庄秀英眼见天交五谷大天亮,
   遣叫家人造饭餐,
   万般处在无记奈,
   遣命老家人他叫罗桓。
   你快马加鞭长安去,
   打探咱家王爷平安不平安!
   望你速去速归早早回转,
   长安城里不得你误时间!
   这罗桓领了夫人命,
   只见他快马加鞭直奔西帝长安。
   果然是苏定方元吉败兵回朝转,
   这此信打探明白把家还。
   这回庄氏女知道丈夫真就丧了命,
   她怀抱娇儿哭的更可怜。
   哭了声老天爷咋就不睁眼,
   棒打我们鸳鸯不得团圆…
   后来庄秀英把朝进,
   一心要替丈夫报仇冤。
   庄秀英在朝中讨了帅印,
   带领娇儿罗通就出长安。
   虽然罗通年小十二岁,
   只见他马上步下十八般兵刃学得更全。
   庄秀英带领罗通去扫北,
   才灭了反贼把朝还。
   鸡鸣五谷亮了天,
   罗成托梦鬼魂回棺。
   小罗成在鬼门棺外仔细瞅,
   阴朝地府闭了鬼门关。
   小罗成在鬼门关外开言道:
   口喊声守棺鬼卒要你们听言,
   我罗成托梦奉了阎王命,
   你们给我开开棺.
   罗成我要见阎王去回话,
   眼见鸡鸣五谷亮了天。
   那守棺鬼卒便开口,
   口尊声白虎星要你听言:
   现在鸡鸣五谷大天亮,
   说什么也不能开开鬼门关!
   罗成说我托梦奉了阎王命,
   只因夫妻见面分手难。
   虽然我鬼魂回来晚,
   最不该叫我进这鬼门关!
   正有罗成他把棺来叫,
   猛瞧见半空来了人四员.
   前面走的是牛头和马面,
   金童玉女就跟在后边.
   四人上前施了一礼,
   口尊声白虎星要你听言:
   我四人奉了阎王命,
   到此找你把话谈.
   只因你罗成功劳大,
   前来送美酒叫你来餐.
   有金童就把酒来递,
   小罗成接过酒杯一口干.
   那牛头马面又近几步,
   尊声白虎星你听言:
   这有清茶又一盏,
   奉命送茶叫你来餐.
   有玉女就把茶来送,
   小罗成饮茶入甘田。
   罗成饮罢不要紧,
   就觉得迷糊荤了天.
   自己姓氏名谁全不知道,
   以往之事都忘在一边.
   罗成开言又把四人叫,
   叫声四位你听言:
   我问这是怎么回事,
   为啥我迷糊地暗天也旋?
   金童说你乃是白虎星转了世,
   我四人奉命到此叫你转回阳间。
   有牛头马面取出勾魂牌勾住罗成一位,
   勾住罗成鬼魂走在头前。
   后有金童和玉女,
   直扑那座寒窑前。要问寒窑住着哪一个,
   柳英春薛仁贵住在里边.
   薛仁贵本是叫薛大傻,
   想当初流落在河岸边.
   正赶上柳员外家遣放排木,
   薛仁贵一个人就顶两人担.
   柳员外见他无家可归带回了府,
   留他在府中把活干.
   这天天降鹅毛雪,
   薛仁贵打扫雪在院里边.
   扫雪扫到小姐后楼下,
   柳英春小姐手扶楼窗仔细观.
   见家人穿的衣服都不遮体,
   天又寒地也凉他可怎么担?
   随手香阁取出衣服一件,
   扔到楼下叫拣薛大傻穿。
   谁成想没仔细不要紧,
   她把传家宝衣扔到楼下边.
   薛大傻拣起宝衣穿在身内,
   这宝衣奇怪难对人言.
   夏穿不热冬穿不冷,
   薛大傻把宝衣套在里边。
   没成想此事让前卫此事让前途卫众家丁看见,
   禀报员外得知言.
   薛大傻内穿宝衣整一件,
   为啥小姐把宝衣给傻子穿?
   莫非他她二人有私情事?
   莫非他人有通奸!
   柳员外闻听勃然怒,
   气得二目冒蓝烟.
   命丫鬟就把小姐唤,
   柳英春见了爹爹把礼参.
   不知爹爹唤女儿我有何事?
   老员外手一指便开言,
   我问你传家之宝哪里去了,
   快把传家之宝拿出来我要观看。
   柳英春知道错给了薛大傻,
   现如今薛仁贵就套在里边。
   柳英春就把错扔宝衣说了一遍,
   老员外怎么能信女儿的实言,
   骂了声大胆丫头把门风败坏,
   满府老少都说你二人有通奸.今日里爹爹我看在父女之意,
   赏你三尺黄绫快把吊去悬.
   这件事真要是传出去,
   可叫老爹我咋有脸活在阳间。
   老员外破口大骂声不住,
   柳英春哭哭啼啼把楼还。
   后来老妇人知道了信,
   一到后楼盘问实言.
   柳英春跪地她把娘拜,
   口尊声高堂老母你老听言,
   那日里薛傻子扫雪扫到我的楼下,
   我见他衣衫褴褛难挡风寒,
   顺手扔件衣服给薛大傻,
   没成想错把传家宝衣扔到楼下边.
   满府家人父言荐,
   说我于薛大傻有通奸.
   我的爹爹赏我黄绫三尺半,
   命我自尽把吊悬.
   母亲那也是女儿我身不孝,
   事到如今我只可上吊归阴间。
   老妇人忍泪拉住女儿的手,
   口尊声我的女儿莫要心酸.
   既然你的爹爹狠心下了令,
   为娘我有一记能保你周全。
   我情愿把你许配给薛大傻,
   你二人自己把婚完!
   你只可带着薛大傻去逃命,
   为娘我设计来把你爹瞒。
   柳英春闻听母亲说出终身事,
   多谢高堂老母你老周全!
   虽然薛大傻有点憨傻,
   我看他身强力大也不一般.
   孩儿我不管他穷来不管他富,
   只惜他命苦实在可怜!
   老妇人暗赠女儿文银三百两,
   三更后花园放走二人离家园。
   第二天柳员外外出办事转回府,
   猛瞧见满府老少泪连涟.
   各喊着老爷妇人不好小姐跳井,
   小姐跳井在后花园。
   众家丁各拿绳索要搭救,
   柳员外闻听把令传,
   既然冤家跳井丧了命,
   谁也不许搭救冤家人一员.不许声张切莫嚷.
   我命你们搬石头快把井填!
   老妇人井前哭得死来活去,
   却原来那是妇人设的记连环。
   将块石头扔井内,
   言说小姐投井命归天。
   骗过老员外且不论,
   表表柳英春薛仁贵逃跑在外边,
   二人日也奔来夜也赶,
   昼夜奔波离家园.
   万般处在无记奈,
   就在破瓦寒窑把身安.
   二人寒窑就把天地拜,
   成为夫妻结凤鸾。
   薛仁贵样样都听英春话,
   每日砍柴在深山.
   无事舞枪弄棒,
   倒叫柳英春分外喜欢..
   这天柳英春江边把衣服洗,
   薛礼睡觉寒窑间.
   柳英春抬头寒窑看,
   猛瞧见一只白虎进窑间.
   吓得她妈呀一声叫,
   立刻荤死在岸边.
   苏醒之时睁开眼,
   泪眼心痛喊声天.
   是怎么老天咋就不睁眼,
   我的丈夫寒窑定被老虎餐.
   柳英春咬牙她把寒窑奔,
   暗骂老虎万恶滔天.
   是怎么满山飞禽走兽你不用,
   寒窑你吃我丈夫为哪般?
   咬牙她把寒窑进,
   进了寒窑仔细观,
   看了看丈夫还在睡觉,
   只见他浑身出汗汗水涟涟。
   柳英春暗想我亲眼见白虎把窑进,
   眼见它进了寒窑间.
   是怎么不见白虎踪和影,
   倒叫柳英春犯了难.
   却原来牛头马面金童玉女,
   遣带罗成真灵白虎到窑前,
   将把罗成真灵推在傻子身上,
   这回薛礼白虎入壳可不一般.
   柳英春眼流泪把丈夫叫,
   丈夫你快醒醒好把饭餐。
   这薛礼梦中惊醒睁开二目,
   瞧见贤妻柳英春泪水连连。
   这薛礼手拉贤妻英春女,
   贤妻你为何流泪你心酸?
   不用人说我知道了:
   你一定是惦记二老想家园.
   你为我薛礼落个不忠不孝,
   又有人说你和我有通奸.
   自从咱二人寒窑天地拜,
   贤妻你为了多少难.
   日三餐吃不上一顿好饭,
   冬无绵来夏无单,
   贤妻从今日你把心放,
   我一定好好练武读书篇,
   有一日要是卿轮龙虎至,
   咱二人苦尽定能有甜!
   柳英春闻听丈夫说一遍,
   倒叫柳英春分外喜欢:
   我丈夫说出这番话,
   他和从前大不一般,
   虽然说从前他待我有恩有爱,
   可是他有时傻来有时发憨。
   倒叫柳英春难解其中意,
   她怎知薛礼白虎入壳不一般。
   后来有东僚造了反,
   这薛礼白袍去求官,
   淤泥河救了唐王的命,
   前保着唐王爷多少年.
   争东一去整八载,
   没成想回朝争西十二年。
   这本是好一位薛仁贵,
   柳英春为他受苦二十多年。
   这本是罗成叫棺魂附薛礼,
   薛仁贵苦尽到了甜。
  

共 496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东北大鼓书由于地域关系,没有听过,作者用这个形式表达了自己心目中罗成战死后魂归故里以及转世成薛仁贵的故事。形式是传统的形式,内容也是传统的内容,表达得挺好。值得一读。【风之丐】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之丐        2019-03-12 08:49:53
  不知道能不能用这种形式写写当代的事情?哈哈,只是个建议。
2 楼        文友:东辰        2019-03-12 13:39:32
  好惊然,东北大鼓!先赞一个。再欣赏,你好。
3 楼        文友:东辰        2019-03-12 13:58:34
  好文笔,一韵到底书两部,干年风尘一目然。当今复古文论少,好个大鼓真坤乾。
   一一为你喝采,好个,东北大鼓。
   更想我的家乡一一吉林。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bet36365官方网址

bet36365官方网址